PPO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PO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千里马物流逆向物流练就的独家创业秘笈【通讯新闻】

发布时间:2019-08-16 18:00:43 阅读: 来源:PPO厂家

从“金丝猴”到“千里马”,从正向物流到逆向物流,金永寿两次转身,终于练就了独家秘笈

千里马物流金永寿

千里马物流金永寿

文 | 本刊记者 陈曦 编辑 | 房煜 摄影 | 史小兵

这是一匹可以倒着骑的“千里马”。若论名气,北京千里马运通物流有限公司的客户远远比它自己知名。三星、LG、松下等日韩知名消费电子企业都是它服务的对象,这家即使在物流圈内也有些特立独行的企业,是三星电子在中国最大的物流服务商之一。不过,其业务主打项目是很多物流企业避之不及的逆向物流。

千里马选择把逆向物流当作自己的看家本领,与当家人金永寿的“三不”选择法有关:大企业不愿做、不敢做(高风险)、不能做的,统统抢占。金的逻辑是,大企业做得很成熟的业务,给机会也不要;它们有困难的地方,才有空间。回避红海,是创业公司惯用的招数。不同的是,金永寿选的是人际罕至的危险海域。他相信冒险才有机会。

2013未来之星第13名数据

2013未来之星第13名数据

这个朝鲜族男子有着东北人的豪爽、粗犷、健壮。拍照时,他换上工作服搬箱子的情形,俨然一搬运工。在物流业打拼多年,没少亲力亲为。他的创业故事有点峰回路转:当年怀揣物流理想起步,却走了快递的曲线道路,山穷水尽时转做综合物流,并另辟蹊径主打逆向物流。

2001年,金永寿从日本学成归来。他看到一个数据,当年我国物流成本高达17880亿元,占GDP的20%;而在西方发达国家,物流成本仅占GDP的10%。这让他萌生了做物流的念头。他想起日本物流业很发达,尤其C2C民间物流,便想涉足这块儿。当时C2C物流在国内还是蓝海,但需要有足够丰富的网点。初出茅庐的金永寿没这个实力,于是以门槛较低的快递为脚踏板。做快递,租间办公室,安几部电话,雇些人就OK了,投资很少。这一年,金永寿创立了金丝猴快递公司,先从内埠做起。

金丝猴很快在京城快递圈小露峥嵘,两年间积累了包括三四十家世界500强在内的几千家企业客户,每月净利润几万元。但同城快递领域竞争异常激烈,蛋糕就那么大,小企业很难长大,必须向外埠扩张。

金永寿做过上海、天津的生意,但远远满足不了客户的需求。资金、人员的匮乏,让各地铺点变得很艰难。金永寿只好采用流行的加盟制做法,把其它城市的快递业务外包给那些有网点的公司,但这样很难控制服务质量。

“快递是一个对网络布局要求非常强的行业,当时我已经看清楚,我们要么灭亡,要么被别人收购,前途很渺茫。”外埠拓展的挫折让金开始另寻出路。这时,综合物流服务再次进入他的视线,当时环境下,已形成网络布局优势的此类物流企业不是很多。

如果说之前金永寿还会徘徊,2003年“非典”之后他不再犹豫。“非典”时期,人心惶惶。北京的快递企业几乎都停业了,金永寿和员工们冒着危险坚持了下来。那段时间,金丝猴的客户数直线上升。但“非典”结束后,很多客户又回到原来的承运商那里。金永寿很难过,“我发现我们的竞争力很弱小,不得不做出抉择。”2003年,他创建了北京千里马运通物流有限公司,把还在盈利的金丝猴交给一位副总打理。

这是金永寿创业中的一次重要抉择。他庆幸,自己是最早从快递圈脱离出来的人之一。这些年快递业整合大戏不断上演,没蹦出来的企业很多成为了大企业的小分销商。如今,金丝猴已难觅踪影,千里马还在成长。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非典让金永寿放弃快递,却为他创造了与大田和三星电子合作的机缘。

当时,金丝猴的服务得到了大田集团的认可,金永寿由此结识了大田韩国部高级销售经理。2003年,大田拿到了三星电子很多物流业务,有些自己做不了的就需要外包出去,于是这位经理找到了金永寿,千里马开始为三星提供物流服务。

千里马的第一笔业务是天津到北京的家电配件运送。三星电子推行当日达,中午12点发货,要求次日早晨必须送到。按大田的流程,下午2点分拣完毕,4点半发到北京,晚上12点分拣,第二天一早派送。像大田这样的大企业有固定的流程,不可能为一个客户改变。千里马的服务则相对灵活、主动。

千里马物流金永寿

千里马物流金永寿

那一次,金永寿提前租好几辆车在北京接应,中午12点到货后直接从天津拉往北京,在车上做分拣,到北京后立即派送,这样就能赶在很多单位下班前把货送到。这笔业务让千里马备受肯定,也为日后其与三星电子深度捆绑的商业模式埋下伏笔。现在,三星电子在中国两百多个城市的快速配送业务都交给了千里马,其中60个城市是当日达。“三星考验的是,我们是不是比顺丰还要快。”在大企业难以完全覆盖也不擅长的业务领域,身段灵活的千里马掘到了一大桶金。

与三星电子合作一年多,金永寿嗅到了另一商机。他发现,三星回收返品时,由全国41个办事处分散地做,各地做法不一,又涉及到上千家公司,总部很难控制,结算非常麻烦,而且成本很高。

“是不是可以总部下单,把返品集中起来,统一处理、结算?”这就是逆向物流,即为了回收价值或适当处置的目的而从最后目的地移动货物的过程。早在1992年美国物流专家就提出了这个概念,20世纪90年代,IBM、通用、微软等知名企业都投建了逆向物流体系。在当时的中国,这块业务还是一块尚未开垦的处女地。

于是,金永寿做出了创业过程中的又一次抉择以逆向物流为主。这让千里马快速奔跑起来。

抉择的主要阻力来自标准不明确。“一件东西坏了,全国2000多家企业,不同企业认可度不同,需要跟这么多企业沟通,非常累。中间很多风险,需要我们承担。”金永寿说,后来跟三星总部协商制订标准,情况好很多。

2005年,金永寿试水逆向物流。三星电子总部统一下发产品回收的订单,直接交给千里马总部,千里马再分发给三星41个办事处,他们通过千里马把返品拉到三星指定的地方。

货到之后,千里马要检查、判断,看看配件是不是该换,有没有换错,等等。千里马已经不再是机械地集合、运输,还承担了服务职能,它会帮三星电子做很多沟通。“比如,国美说这个机子是客户退的,你给我退回去吧,我们就会检查这是怎么坏的,是客户原因还是国美原因,做好备案。下一年三星再跟国美签合同时,这些都可以作为证据。”

回收流程也变得简化。三星电子授权了千里马一个财务手续,千里马到提货现场把产品跟“户口”(三星每个产品都有“户口”)确认后,一旦认定是产品问题,只要千里马签字,三星电子返给企业的款项就会自动转过去,这比其以往的流程快很多。

这个过程中,千里马和三星电子的磨合、冲突在所难免。“比如三星订单发得很不规律,我们要求规范,他们可能因为某些因素做不了,我们也会抗议,但大公司改变流程比我们费劲得多。但你不断地提,会慢慢得到解决。”他们每周都会开会,探讨如何完善方案,不对的地方互相纠正、改进。

2012年,千里马的收入将近1亿元。它已在全国建成32个办事处(含7家分公司),金永寿准备向国美、苏宁、联想、三星、海尔等企业看齐,把全国网点建到41个左右。今年,千里马的增长目标是30%,他有意放缓增速培养员工需要时间。人才是物流行业普遍的难题。

现在,三星电子的逆向物流全部由千里马负责。三星业务量占到千里马营收的80%,其中逆向占60%,正向40%。三星电子在中国的业务还在高歌猛进,千里马总是忙不完。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终究不安全,这也是千里马未来最大的挑战。

注:更多精彩报道,详见2013年第12期《中国企业家》杂志,未经授权,谢绝转载。有意与中国企业家网站的内容转载等业务合作者,请与市场部联系(电话:64921616-8657)。欢迎来天猫店( )订阅《中国企业家》杂志,2013年全年征订,亦可跨年度订购,8折优惠中。

记住6个一点儿照着吃稳血糖还防并发症

林忆莲每个歌手都是冠军

恢复清淡饮食法帮你快速减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