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O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PO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特约环保尽失人心奈何PX楼盘网

发布时间:2019-10-18 16:30:35 阅读: 来源:PPO厂家

【特约】环保尽失人心 奈何PX

生意社05月14日讯

最近一段时间,PX项目成为广受关注的敏感词,在一些地方甚至谈PX色变。究竟PX是什么,对人们的生活影响有多大,中国工程院院士曹湘洪在中央电视台的专访中进行了回答。此前,昆明市政府也就广受争议的中石油云南年产1000万吨炼油项目作了解释,项目没有PX设备,也不生产PX产品。 PX的中文名称是对二甲苯,常温下为液体,是一种重要的基础化工原料,用途十分广泛。曹院士对PX所做的一些解释其实在一般的卫生学、毒理学和化工文献资料中都有记载,如PX是低毒类化学物质,只有当人体吸入过量PX时,才会对眼及上呼吸道有刺激作用并会出现急性中毒,过高浓度时对中枢神经系统有麻醉作用,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将PX定义为现有的证据不能证明其对人类致癌的3类致癌物。 但这几年从厦门、大连,到成都、昆明等,公众为何对PX如此敏感,并屡屡对PX“发难”呢?其实,这并不能责怪公众,而是管理方、项目方在环保方面已尽失人心,PX不过是公众所指的一个代表性目标或“替罪羊”。 与环境有关的各种化工项目及其他项目在中国向来讳莫如深,管理方和项目方常用的是两种方法,不解释或不公开,拒绝解释或公开。PX项目如果能早像曹院士一样对公众做一些科学解释,关于这个项目的公众不信任和焦虑可能并不致于演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即便过去有一些解释,也是遮遮掩掩。比如,昆明公众对这次年产1000万吨炼油项目要求公开项目环评报告,项目方并未做正面回应。不仅是PX项目,就连此前公众要求公开的“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方法和数据信息”也被环保部以“国家秘密”为由拒绝公开。 另一方面,对于公众的正当要求,有些地方政府其至采用高压维稳的手段。例如,对PX项目的质疑和不解,一些地方的公民发起了散步,但就连这种最基本的权利也遭到禁止。显然,在公众与政府的博弈中,公众位于信息严重不对称的弱势一方,而且正常的观点不能表达,疑问得不到解释。在此情况下,公众的怀疑和不信任当然会与日俱增,也自然而然会认为PX项目“肯定”会有什么严重的污染和后果被隐瞒。 另一方面,中国目前环境严重破坏的结果已经让公众成为惊弓之鸟,而且环境污染后的恶果也主要由公众来承当和埋单,这也会让公众感到,即便有些项目在开工之前说得很好,信誓旦旦,但此后一旦出现问题,就会请神容易送神难,污染地的公民不得不长期生活在污染的阴影之下,或生病死亡,或背井离乡。 例如,中国今天已经难以否认的数百个大大小小的“癌症村”在当初都是不被当地政府和环保机构承认的,只是在媒体坚持不懈的披露下以及癌症村当地民众长年累月的上访和告状下,才慢慢为全国甚至全球知晓。即便如此,“癌症村”的患癌和患病者也得不到对等的赔偿,因而长年生活在病痛和绝望中。即便污染者能付给受害者医药和生活赔偿,任何正常健康者也都不希望生活在病痛中。正因为如此,才会有公众对PX为代表的疑似污染项目采取有限的行动进行抵制。与其将来无休无止的痛苦,不如今天采取行动,防患于未然。 公众抵制PX项目所体现是对环保失去信心,对管理方失去信任,这也是长年累月以来管理方和项目方在环保上的少作为和不作为,以及环保与GDP博弈中环保败下阵来导致环境日益恶化的结果。公众能观察到的一个最说明问题的现象是,主政者的升迁主要是与GDP挂钩,但与环保无关,甚至是负相关。 新加坡国立大学房地产研究院院长邓永恒教授等人最近对中国283个中小城市的市长和市委书记10年的政绩和升迁结果进行研究分析,结果显示,中国的绿色官员升迁难。如果市委书记和市长任期内的GDP增速比上一任提高0.3%的话,升职概率将高于8%,如果任期内长期把钱花在民生和环保,那么他升官的几率是负值。 面对这种结果,公众当然会认为,主政者未必会真正从环保的立场出发,为公众的健康着想来处理问题和解决问题,因此,公众除了怀疑主政者、一些专家与利益方有勾结关系,只得自己主动站出来为自己说话,为自身的健康和生命负责。再加上中国公众表达意见的机会和场合有限,散步就成为一种无奈的选择。 而且,当有的地方连散步都要禁止之时,公众的怀疑和不信任感更与日俱增,于是,奈何PX项目,就连其他一些实际上并无多大环境问题的项目也会遭到公民无休无止的怀疑和抵制。要解开这种心结,需要系铃人多一些主动和多一些方法。

创业路房价

稷山县新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