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O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PO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P2P离职潮的另一面行业薪资高过BAT9个月薪资暴涨5倍

发布时间:2020-02-12 22:10:19 阅读: 来源:PPO厂家

????? 今年以来,P2P行业屡屡爆出高管离职的消息,互联网行业人才流动增速。有传闻称互联网P2P理财平台有利网原CEO刘雁南已经离职,并组建了自己的团队准备再次创业,但仍持有有利网的股份。8月25日,有利网创始人吴逸然向无界新闻记者证实了这一消息。

刘雁南仅仅是近期互联网金融行业离职群体中的一员。原首例国资系平台“投促金融”的CEO唐伟,离职后成立了“分金社”众筹平台;网信金融原COO何珊,离职后成立了P2P平台“小存折”,同为小存折创始人的还有原爱投资的副总裁李理;原人人贷COO顾崇伦、原证大财富总经理贺牧也都选择了自主创业。

此外,不少高管选择在平台间跳跃。比如,原有利网副总裁蒋轩加入了搜狐旗下的搜易贷;原拍拍贷执行副总裁周浩成为了平安旗下的平安金科市场运营中心副总经理;宜信旗下宜人贷原负责人黄海旻则转投中信旗下滕牛网担任总经理。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4年底,国内已有超过3000家互联网金融平台。其中,据网贷之家创始人徐红伟介绍,P2P行业的离职率目前大约在40%-50%左右。而北京一家比较大型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尽管员工平均工资已达20000元左右,全公司岗位算下来,离职率依旧高达60—70%。

互联网金融行业离职率惊人,一方面是因为资本不断涌入,创业机会众多;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跨界进入互联网金融领域的机构增多,而专业人才相对缺乏,导致行业展开了以高薪、股权期权激励等为诱饵的“抢人大战”。

互联网金融人才跳槽凶猛

同岗位薪资高过BAT

作为一个新兴行业,在2014年以前,互联网金融行业内并没有所谓的“老员工”,高管跳槽也并不太频繁。但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随着资本的涌入,不少从事互联网金融的公司都拿到了风投,大部分公司的首要任务就是建团队。

但行业专业人才相对缺乏,“供不应求”之下人才变得十分抢手。点融网CEO郭宇航表示,人才的流动与行业的活跃度与景气度有关,目前除了行业自身,包括金融公司和互联网公司,都在吸纳互联网金融的跨界人才,而这个领域又缺乏专业的培训机构,因此在行业里有过两三年从业经验的人正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

据无界新闻记者了解,某知名互联网金融平台曾经以5000元的薪资招了一位员工位公司做百度推广,7个月后准备为其涨薪至8000元,结果该员工选择了跳槽,全因对方公司开出了15000元的月薪,又过了两个月,该名员工再次跳槽,新平台为其开出的工资为23000元,并给予其市场总监的职位。

而目前行业中,“挖”行业高层需提供百万以上年薪;更为极端的现象是,仅仅入行“半年”的从业者就能称得上“有年资”。爱投资CEO王博告诉记者,现在只要在大平台“镀过金”的,基本上半年到一年工资就能翻番,即使是客服的岗位,跳槽后都要升为客服主管。

“2014年以后,很明显能够看到整个行业的工资水平在上升,泡沫越来越大,同样的岗位,薪资已经比BAT等巨头企业要高了。”王博告诉无界新闻记者。

“现在面试看简历,看到是同行跳槽过来基本上都会犹豫。”王博说,“毕竟行业水分太大了,同行薪酬水平都很高,公司拿了风投的钱高薪挖人,老员工的工资肯定也要跟着上去,再招新人就一定会水涨船高,许多公司被逼无奈只能将工资开得越来越高。但这些人才真的值这个价格吗?”

实际上,虽然行业号称有3000多家互联网金融公司,但真正有影响力的企业不过30多家。王博介绍称,不少企业认为,与其从其它领域挖人重新培养,不如盯着排名靠前的几十家平台直接挖人,因此不排除未来行业内跳槽的现象将更频繁。

人才不仅向“钱”看

还会同时向“前”看

有业内人士向无界新闻记者透露,近期陆金所高管团队大换血,多位中高层陆续离职,皆因阳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阳光保险)最近在互联网金融领域开始攻城掠地,成立惠金所后,把手“伸进”陆金所,将其部分高管“一锅端”。其中,原陆金所副总经理杨冀川现已出任惠金所总经理一职。

上述知情人士称,离职的高管在陆金所并没有期权,同时阳光保险允诺了他们更高的薪酬以及更好的发展平台。“惠金所给他们画的饼肯定要比陆金所大。”

另外,陆金所的平台定位一直在变化,高管们对于平台的未来走向以及更高管理层在决策上的困惑也是导致他们离职的原因。

网贷之家创始人徐红伟则表示,目前互联网金融公司高薪挖角的现象很普遍,大多数的离职高管在原公司所持股权很少,甚至几乎没有,激励机制不到位是他们离职的重要原因。

目前,互联网金融行业吸纳传统行业中高层人才的普遍做法是,在保持其原有待遇不变的情况下,再给予一部分的期权。但据了解,许多离职的高管并未获得相应的股权。

不过,尽管期权、股权是许多高管考虑是否留在该平台的重要因素,但不能忽视的是,目前互联网金融企业大多还未能实现上市,全球已经上市的互联网金融公司仅有美国的LendingClub一家。在我国,创立即将满十年的宜信公司目前也仍未迈出上市的第一步,因此在很多人看来,在未来资本路线不明确的情况下,期权与股权并不如金钱来得实际。

“其实越是金融端口的人越不在乎期权与股权,因为它们曾经在银行、信托的时候也并没有期权,但每年依旧拿很高的提成,他们其实更在乎年中的奖金、考核与绩效。相反,期权只在互联网公司盛行,这也是为什么薪资一再被推高的原因。”业内人士称。

新兴行业活力足

高管出走创业多

高薪“泡沫”之下,未来行业将面临较大挑战。一方面很多小平台将因为资金压力支撑不下去;另一方面,高薪聘请的员工们如果与其创造的价值并不匹配,在资本方的压力下,业界或又将出现一批裁员潮。

此外,业态本身的不稳定性,也是互联网行业从业者流动频繁的原因。郭宇航表示,作为一个兴起仅有三年左右的行业,互联网金融行业商业模式的不确定、监管的缺失以及行业未来到底有多大的生命力都还存在很多变数。“从业人员也会有自己的判断,比如不认可原有的商业模式,想换一个新模式等。”

大量资金的涌入也给了从业者创业的机会。对于离职创业的高管们来说,相较于第一次创业,有过经验积累的连续创业者、联合创始人更容易受到风投青睐。“说到底还是因为资本太旺盛,泡沫过大,拿钱太容易。”某互联网金融企业CEO直言。

共鸣科技创始人兼CEO陆雨泉就曾被业内称为“互联网金融领域最为典型的连续创业者”。从参与创立人人贷,到2013年创立北京证大向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任向上360CEO,到如今的共鸣科技,陆雨泉四年连续创业三次。

在郭宇航看来,人才的流动相对于整个行业来说是有好处的。“由于目前行业还处于比较早期的阶段,商业模式有太多的不确定,多轮换几家公司能够对行业有更深刻的了解。同时,优秀的人才在好的平台间流动对行业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王博则表示,行业目前急需洗礼,以前跑路公司都是因为自融和诈骗,以后更多的公司会因为资本烧光了而支撑不下去。“所以我们坚决不跟风,即使现在公司确实面临招人难的问题,但眼光还是要放长远。”

正如当年团购业的“千团大战”,多家团购网站薪酬追随行业泡沫“暴力”增长,但现在再看,却并没有几家能生存下来。如果只是纯粹用薪酬打动候选人,仅仅是一种短期的行为。招到的人才稳定性可能偏弱,只是盲目冲着薪酬加盟公司,本身并不真正了解公司的文化、理念、产品。当行业回归理性后,最后能沉淀下来的,才是真正成熟的人才。

工商税务营业执照代办

代理记账机构

广州注册公司工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