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O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PO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飞停飞员工停工缅怀创始人声讨管理层-【新闻】

发布时间:2021-09-13 20:30:37 阅读: 来源:PPO厂家

10月12日,河南新乡,新飞电器总部门口,新飞员工聚集并挂起横幅,指责现任管理层。 经营不断下滑,员工停工抗议,缅怀创始人声讨管理层  在创始人刘炳银逝去11年后的这个秋天,一些试图改变生活现状的新飞员工将他生前的照片放大数十倍后,摆在了新飞总部门前。  照片四周被布置成了灵堂,上千名身穿蓝色工装的新飞员工聚集在此,并封堵了厂区大门。  厂区外,一些人点燃了鞭炮。在弥漫的烟雾中,几条用白布做成的横幅被挂了起来,这些试图改变生活现状的人们聚集在横幅周围,大喊“涨工资,要生存,以理性救新飞!”  2012年10月12日中午,位于河南新乡市的新飞电器厂的持续混乱进入第三天。  厂门前,保安与工人们坐在了一起,高喊着罢工口号。厂区内,耸立的高音喇叭循环播放着《告全体新飞同胞书》,“强烈要求改善新飞员工收入……强烈要求公司董事会驱除无德、无能、无为的‘三无人员’……”很快,员工的要求获得了部分满足。  10月12日下午4时,在新乡市政府的快速介入下,新飞电器高层迅速作出妥协,当日同意工人要求,到明年一月,累计每名员工涨薪500元。  新飞总部前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冲突虽已结束,但在新飞人眼里,这场冲突的爆发并非偶然,各方的情绪酝酿已久。  砸向高管的鸡蛋   9月19日,新飞电器人力资源部部长连国庆在组织工人开会时,因为态度傲慢,遭到员工扔鸡蛋。对于公司高管的不满,是员工“怒火”的主要来源之一。  “为啥这次复工这么快,只要他们(新飞管理层)答应了条件,我们就复工。我们也不想有太多的负面报道,不想看到新飞这条大船,沉到海里去。我们不希望成为新飞的罪人。”周华停下来,叹了口气,44岁的他已在新飞干了26年。  对于这场停工聚集事件,河南新飞电器前宣传部长李连印认为,“只是时间问题。”他说,新飞到处布满了干柴,只要一点火星,数万员工的怒火便会喷涌而出。  对于公司高管的不满,是员工“怒火”的主要来源之一。  今年9月19日,新飞人力资源部部长连国庆在组织工人开会时,因为态度傲慢,遭到员工扔鸡蛋。这一段“让鸡蛋飞”也成为新飞停工聚集事件爆发期间,网上热播的一段视频。  “这帮人完全是来扯新飞后腿的。”周华是停工组织者之一,他不是没有动过心思,离开新飞算了,“可谁愿意抛妻离子,抛开父母,跑到几千里之外?我们也是被逼到无路可走了。”  他所说的“这帮人”,指的是股权改造后来自大股东新加坡丰隆集团的高管。  在采访过程中,多位新飞员工均认为,新飞的衰落以及员工与管理层的对立,均始于2005年丰隆入主。  新飞的前身是一家小型地方军工企业。1984年在创始人刘炳银率领下,转型造冰箱。1988年,新飞销售收入、利税、全员劳动生产率、人均创利税四项指标均居新乡市之冠。  1994年,在河南省委、省政府借鉴沿海地区的成功经验,制定了“引进外资嫁接和改造国有大中型企业”战略的背景下,河南新飞集团和新加坡丰隆电器以及新加坡豫新电器三方合资,成立河南新飞电器有限公司,其中新飞集团占49%股权,新加坡两方分别占45%和6%。  新加坡丰隆集团创立于1963年,是新加坡最大的房地产和酒店业投资发展商,旗下公司在美国、英国和新加坡等多国上市。  李连印认为,这一次合资确实刺激新飞迅速腾飞。  合资当年,新飞投产一条新的无氟冰箱生产线,冰箱产量从36万台上升到100万台以上,税后净利润达到3.15亿元,所有股东在以后的3年全部收回本息。1996年,新飞电器跻身全国冰箱三强,位列中国冰箱业“四朵金花”。  但好景不长,随着2005年,新乡市政府将新飞集团在合资公司新飞电器中所持有的39%国有股权转让给新加坡丰隆后,新飞集团在合资公司新飞电器中的高管不仅失去了经营权,而且还由决策者变为参与者。  让李连印耿耿于怀的是,“2010年,当新飞集团高管历尽困难,扭亏为盈后,5月11日,新乡市政府再次作出决定,将新飞集团的核心资产划转给中航集团所属的中航工业机电公司,非核心资产原则上实施重组改制或划转给新乡市投资集团。”  难以接受的改变   让员工们难以接受的是,此前发展态势良好的新飞现在不断沉沦,员工在当地从高收入人群变为低收入人群。同时,来自新加坡丰隆的高管没有留给员工“正常沟通”的途径。  在周华的记忆里,新飞的衰落是从丰隆入主新飞开始的。  他说,早年跟他一批的工友,不少都是托关系,才能进厂当个临时工。因为厂里效益很好。搞对象的时候,穿工服相亲,别人都会高看你几眼,“比西装领带有面儿多了”。  周华印象最深的是,1994年旺季,工厂一个月给他开了1700元的工资,而当时新乡的平均工资是四百元左右。“拿到工资时,人都傻了,这么多钱咋花?”  周华说,当年新飞一发工资,员工就担心下班被打劫,现在再也没人劫新飞员工了。以前新飞人穿工服去买菜,菜市场的老板开价总要高一点,知道新飞人有钱,而现在直接报底价。  “现在工资几乎是刚够吃饭,”让女员工李英忧虑的是,物价在涨,而她赚到手里的钱却没有跟着涨,福利也跟着缩水。“要说十年没涨工资,那有点夸张,但每年涨的几十元钱,也可以忽略不计。”  在她看来,新飞的衰落始于2005年丰隆入主。她说,以前工厂效益好的时候,虽然生产压力较大,但员工们的精神很是高涨,而如今每个人都懒洋洋的。“那会儿一条生产线上,有谁停下来歇会儿,其他人可不高兴了,因为你妨碍大家赚钱了。现在谁还管,反正干多干少一样,赚不了几个钱。”  据了解,目前在新飞电器安装温控表的车间淡季工资890元左右,旺季1200元左右。这远低于新乡市职工2160元的平均收入水平。  而让员工不满的还有高管们“盛气凌人”的态度。周华和他的工友称,现在的问题是,这帮新加坡人拿着高薪不办实事,甚至根本不懂冰箱生产,“一位丰隆系管技术的副总,对冰箱材料都不清楚”,“人家看不起我们,觉得我们就是干活的。”  周华说,这种对立是在2005年丰隆入主后开始的。  在这之前,周华一直坚定地相信刘炳银的话,“新飞有两个上帝,一个是顾客,一个是员工。新飞就是员工的家。”  在新加坡丰隆入主后,就再也不提这种说法了。  新飞一位现任高管告诉记者,在新飞内部,正常沟通途径的大门是关闭的,要么忍耐,要么爆发。  “不着边际”的经营   丰隆派来的董事长张冬贵认为,新飞的原工作时间不合理,中午不应该有一个小时的午休。但在一些新飞员工看来,“其实就是这帮新加坡人想早点下班,过自己的生活。”种种对立还源于企业文化上的冲突。  罗良是新飞电器高管团队里为数不多的一位中方高管。他说,在新飞干活,必须心态好,不然八成得气出毛病来。“给他们提意见这条路很难走通。”  在他看来,丰隆系领导的特点是不放权,凡事逐级汇报,不越权。这是跨国企业的典型管理风格,但在地处中原的新飞电器员工眼里,这种管理方式一点人情味都没有。  张冬贵是执掌新飞电器的第一位丰隆系董事长兼总裁,如今也是新飞老员工最痛恨的管理者。  在张冬贵掌权后,大量丰隆系中层干部进入新飞电器,并同时大力推广其“国际化管理模式”。  在张冬贵看来,新飞有着“国有大型企业的背景”,不可避免地带有浓重的“国企色彩”,即体制僵化、机制不活等国企通病。因此必须进行彻底改造,引入外资的体制,从根本上激活新飞的管理体制。  于是张冬贵引进包括“QPP(质量和生命力计划)、GSP(持续增长计划)、GAP(加速增长计划)”在内的一系列“西式”管理理念,还组织全厂员工开展“新思路”活动。但这些国际化的管理方法,却被员工认为是笑话。  至于什么是新思路,罗良笑着说,“谁说的清,反正领导的想法经常变。”他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张冬贵认为新飞的工作时间不合理,中午不应该有一个小时的午休,取消午休后还能和丰隆集团的时间接轨。但在罗良看来,这个“新思路”的初衷,“其实就是这帮新加坡人想早点下班,过自己的生活。”  此外,中高层的频繁变动也遭到员工诟病,“丰隆系不信任中方的员工,大量的丰隆系干部不断被安插进来。此前新飞的中层干部,从来没有超过100人,而从张冬贵时代开始,这一数字不断增加,现在中层干部约三百多人。而且是一朝天子一朝臣,高层领导人换了,下面的中层干部就随之换掉。”  一位新飞员工提供的任免邮件通知显示,几乎每个月新飞内部都有中高层的人事变动。“人事任免每个月都有,非常频繁,高管大多是空降。”  李连印就此事讲了一个故事。“后来新飞的管理层人员太多了,而且这批丰隆系的干部很少去车间,工人对这些领导的职务名称叫不清,也分不清谁的官,只好看工作服的领子。普通员工的  工作服是黑领的,管理层是花领的。”这个故事得到包括罗良在内的多名新飞员工的核实。  “新领导到任,都要进行市场考察。说白了,就是花公司钱,进行全球旅行。每周人家还得飞上海过周末。”罗良说,这些跟以前的领导完全不一样,他们很少下车间,也不像刘炳银那样跟工人像兄弟一样。  更让员工接受不了的是,这帮他们眼里的“闲人”,每年拿着百万以上的薪酬。“养这么多领导有什么用,既耗费公司资金,又造成内部管理流程变长,造成沟通障碍。”  丰隆亚洲派驻新飞电器公司的现任总裁吴俊财在罢工事件爆发后,也承认新飞现在管理模式需要朝更完善的方向前进,“我们的确有一些外派来的高层不注重跟员工的沟通,这是我们存在的一个问题。”  文化冲突在市场营销方面,体现得更加突出。张冬贵认为新飞品牌形象太土,应该给新飞品牌注入青春活力,于是上任伊始就开展一系列颇有时尚气息的推广活动。包括2006年的“泛珠三角超级赛车节”、2007年的非奥运营销之‘新飞2008助威团’全国选拔赛,2008年是赞助新思路世界模特大赛,2009年赞助了中国足球超级联赛等一系列赛事。  “但在电视广告上,却大幅缩水。之前每年新飞在央视的广告就上亿元,但丰隆当家后,央视广告就停了,平面广告也没了。”罗良认为,这种营销模式不适合新飞电器,因为购买新飞冰箱的用户群,接受信息最重要的渠道是电视,“搞那些活动,完全是浪费钱。”  2010年,在新飞电器待了6年的张冬贵离职。随后,大批高管相继离职。  2010年8月,曾协助刘炳银建立新飞整个销售和服务体系的销售高级总经理王建华宣告离职。  业内的评价是,王建华对国内家电市场非常了解,在行业里人脉深厚,他离开了,新飞的销售体系也损坏得差不多了。  据一位跟王建华熟稔的人士说,王建华认为张冬贵不着边际的市场推广,不像正常的市场行为,眼看新飞每况愈下,只好提前抽身离开。  新乡市政府的努力   在新飞发展的过程中,新乡市政府为振兴新飞也做了不少努力。例如为新飞集团争取了商标使用权、设立投资公司等。  10月15日,《新乡日报》发表名为“新乡市积极指导新飞电器公司处理停工事件”的文章。  文章称,“新飞电器有限公司部分员工停工聚集事件发生后,市委、市政府领导高度重视,市委书记李庆贵、市长王战营专门指示成立新飞电器有限公司稳定工作小组,并强调要以人为本大局为重、立足长远谋求发展,妥善迅速处理停工事件。王治通(新乡市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明确指出,新飞不仅仅是新乡的一张名片,也是我们河南省的知名品牌和我们的民族品牌,各方都必须树立大局意识,要立足长远发展来处理这次停工事件。”  在新乡市政府的干预下,新飞员工的停工诉求很快得到满足。包括给工人涨工资、重聘此前被免职的生产制造部总经理和强、辞退丰隆系高管人力资源部总监连国庆等要求。  虽然这些诉求得到了满足,但部分新飞人仍存忧虑。“新飞现在很多生产线都停了,双班倒也变成单班倒,今年还在亏损,按照这个情况下去,新飞垮了,工人的工资怎么发?”罗良说。  据新飞电器内部消息,新乡市政府危机处理小组下周将进驻新飞,目的是“振兴新飞”。  而在此前,新乡市政府为振兴新飞也做了不少努力。  例如今年年初,新乡市政府专门进行了打击新飞冒牌品牌的行动。  据公关总监王更明透露,2005年丰隆增资时,双方(丰隆和新乡政府)有协议,冰箱空调这些大家电领域,新飞的LOGO归新飞电器用,但是和大家电不冲突的小家电,国有股份(新飞集团)可以使用。王更明称,“新飞集团存在将新飞品牌滥授权的情况,将品牌授权给诸多小家电公司,损害新飞品牌的形象。但是消费者一发现产品出了问题,还要来找我们新飞电器,这把我们累惨了。”  王更明说,在新飞集团之前,新乡市政府还成立了新飞投资公司,但是是否准备用这个公司来做家电,新飞电器并未得到政府通告。  面对亏损,新飞采取的措施之一是减少产量。周华说,新飞在新乡的三个生产基地,大部分生产线已经停产。新飞现任管理层计划将产能达到200万台的新飞冰箱“生产一部”关闭,撤出生产线,与“生产二部”合并。这意味着,将有大批新飞员工面临失业。  为此,新任总裁吴俊财轮番给工人做工作。希望工人能体谅工厂,共同渡过难关。  “丰隆接管新飞这么多年了,境况好的时候没有跟工人同甘,境况不好了,就要工人共苦。这道理到哪能说得通?”周华说,如果说,公司只是暂时经营性的问题,工人也能支持,可现在新飞的问题,“麻烦大着呢。”  出于各种考虑,新飞电器决定给新飞“换标”,把已经使用了28年的“老鹰”标志换成“海鸥”。  吴俊财的解释是,原来的标志不错,但不够柔和时尚。他们经过调研,认为现在买冰箱的群体多为18-35岁,这些年轻人比较青睐色彩柔和有时尚感的品牌。  10月19日,停工结束一周的午后,新乡一家新飞专卖店里,只有一个女店员坐着。她说,“过两天这里就要装修了,把老鹰标志换成海鸥。说是嫌这个品牌太老了。老鹰变海鸥,好不好,我们怎么看不重要。”  (文中罗良系化名)  新京报记者 林其玲 新乡报道  ■ 观察   新飞衰落之谜   部分员工认为大股东无心经营,大股东认为下滑源于“大环境”  曾在冰箱市场上位列全国前三的新飞电器,缘何衰落至此?  不成功的“兜售”  来自中怡康的数据显示,2005年底新飞冰箱在全国排名第3,2010年后,滑落到第6位,市场份额仅为6.27%,列位海尔、容声、美菱、美的、西门子之后。财报显示,2011年全年新飞电器亏损约2亿元。对于新飞衰落的原因,一些新飞员工认为,是丰隆方面根本不想认真做企业,只是想倒手赚钱。  2009年,有关丰隆将以逾7亿美元的价格出售新飞的消息不断被传出,潜在接盘方包括日本松下集团、中国海尔集团、TCL集团、深圳康佳、美的集团、长虹等企业。  但由于对新飞估值过高,出售最终并未达成。对此,新飞电器总裁吴俊财表示,此前有跟其他公司洽谈收购事宜,“但仅局限于谈的层面。”  导购员的“垫脚石”   在经营不断下滑的情况下,新飞研发部门也逐渐“形同虚设”,核心技术人员流失严重。  据新飞员工介绍,近几年是新飞电器研发技术人员的“撤离潮”,原有的四五百人的技术研发部门目前留下的员工在一百人左右,且大部分为女性和新乡市本地户籍人员,离开新飞的技术研发人员九成以上进入了新飞的竞争对手企业。  研发人员流失直接导致新飞产品“落伍”。  家电资深评论人刘步尘称,从工业设计和造型来看,新飞的(冰箱)跟海尔比起来,差距很明显。  记者在新乡当地的一家苏宁电器看到,同样是促销特价2999元的三门冰箱,新飞冰箱的面板是烤漆材质,而美菱的面板则是钢化玻璃。卖场导购员说,他一般先给顾客介绍新飞的这款特价机,如果顾客看不中再推荐美菱。这位导购告诉记者,看过美菱之后的顾客,几乎没有人选择新飞,“价格一样,但材质明显不同。”  起伏源于刺激政策?   对于新飞业绩的下滑,吴俊财认为,“首先,我觉得是一个大环境影响,冰箱制造业经营状况普遍下滑。第二就是,目前遇到的挑战,比如财务上的,但是这都是战略性的亏损。”  2007年,家电下乡政策最先在河南试点以来,新飞电器的销量增幅超过20%。  到了政策退出的2011年,新飞电器的销量下降6%。 一位不愿具名的行业分析师认为,新飞的衰亡与相关政策有直接关系,家电刺激政策引发行业粗放式经营急速增大,企业不愿看到市场空白被其他企业占领,需要快速圈地圈钱以度过刺激政策结束后的冬天,因此只能在根基不稳的情况下扩大生产线。2011年刺激政策陆续退出,销量急速下滑,“家电寒冬”到来,企业经营压力必然增大。  “去年美的也是大规模裁员,新飞受影响是正常的。”该人士称。  一位旗下有几家上市公司的集团老总评价称,“如果真是市场机制导致的,就由市场机制去决定。市场机制是优胜劣汰,但这是不是新飞本身失败的原因呢,我认为需要探讨。”  该老总认为,新飞下滑的因素很复杂,新飞本身就没有发展为大企业的因素。  “它当时转制的时候,就已经丧失了机会。我原来认为它改制以后,会有相应调整,但是它没有做到。结果几年下来,就要被淘汰了。企业有的时候不是市场决定的,总是有无形的手决定它活着,怎么判断它的对与错,还是有多方面的原因。”  至于新飞的未来,吴俊财相对乐观。他表示,丰隆集团在东南亚有自己的网络,有许多客户实力都很强。通过这些网络,今后新飞这个品牌就可以到国外去,而不是以散货的形式。

屋顶漏水

暖气管漏水怎么维修

暖气管漏水怎么排查